bitget陈恒力:币圈不是赌场,程序员做交易所是场灾难

深度
2018
10/16
15:02
分享
评论

“产品落地了,才发现之前的高墙厚壁都是想象出来的。”bitget创始人兼CEO陈恒力(Henri Chen)告诉北纬31度。

今年4月份,Henri从硅谷启程,奔赴新加坡开始着手准备组建团队,到9月份发布上线。

5个月的时间里,团队的所有人都在盯着火币、Binance、OK出了什么新功能、做了什么新模式,当时行业内任何有关产品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bitget产研团队,而Henri几乎把时间都花在了找人的路上。

9月1日,bitget全球公测正式启动,当天日均访问量迅速突破了20万,用户增长量第一周就超过了5万。

然而,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无数的人都认为,交易平台这个赛道已经拥挤不堪,头部格局已定、后来者断无机会。是bitget做对了什么?还是这个市场有着与生俱来的独特性?

Henri认为:数字资产市场目前有四大特征:

1、现在谈格局还为时尚早,所谓的高墙壁垒不过是想象出来的2、币圈不是赌场,是不懂金融的人把平台做成了赌场3、程序员做交易所本身就是场灾难、比体育老师教数学更可怕4、现有市场竞争边界将被彻底击穿、综合运营能力决定下一阶段

从2017年9月到2018年9月,一年的时间里,数字资产在全球掀起了一场猛烈的浪潮,早期赶海的玩家在这波福利中赚得盆满钵满。

昨天你觉得成立短短两年的趣头条IPO刷新了认知,今天火币就已经开始收购桐成控股谋求上市了。

用几组数据回顾这场历时12个月的财富运动:

1、Coinbase一年前市值仅16亿美金,现在已经超过80亿美金;相比之下,运营纳斯达克市场的纳斯达克公司市值,尚不到150亿美元。

2、2016年10月初,全球数字资产市场总市值122.6亿美元,656种加密货币。到2018年1月7日,市值达到7958.32亿美元,加密货币超过2047种。不到两年时间,数字资产的市值达到了A股总市值的25%。

在刚刚过去的两年里,不仅是中国,乃至世界的投资领域均发生了基础设施级的变化,截止到8月10日,全球股市总市值约为79.8万亿美元。

3、在2017年9月以前,继比特币中国、火币、OKcoin先后在中国市场形成了所谓的最初格局,94新规落地后从okcoin出走的CTO创立的Binance横空出世,仅6个月的时间就跃居为全球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之一。

新的三大持续不到6个月,从火币出走的CTO创立FCoin,以不到1个月的时间将日交易量最高做到了600亿,再次打破“三足鼎立”格局。

总之,市场的变化太快了。

7月底产品发布前,在bitget回顾这个阶段时,猛然意识到这个市场当前并不存在“所谓的格局”,原因在于:

一、与海外市场对比,中文市场的数字资产投资仍处于启蒙教育阶段。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持有数字资产的有效用户约300万人,与现有股民1.2亿的市场体量对比,现在谈格局与20年以前三大门户谈互联网未来格局场景如出一辙。

二、即便是现有的头部玩家也需要先翻越技术、品牌这两座大山。

与海外不同的是,中国市场绝大部分交易平台与项目方,在最近2年对区块链技术层面几乎零贡献。最近12个月,中文交易所新晋了300余家,甚至有的交易所为了投机取巧,通过购买源代码的形式直接上线交易。

创新者拥有强大的竞争穿透力,Binance在币币交易上的模式创新毫无疑问在阶段内引领了整个行业。

FCoin通过交易挖矿形成的运营策略且不论罪与过,单从运营策略上来看,它充分证明了运营创新可以有效的推动交易量。

9月1日公测,bitget邀请了行业里一线的媒体、行情工具、钱包应用、社群作为社区的伙伴一起发起打新活动,同时作为社区的参与者去监督和参与bitget的建设过程。

之后的几日,bitget取得了一系列成绩:

当日,bitget发布了公测首日6小时破10万访问量的新闻。9月15日,bitget正式发布GT(bieget平台永久且唯一的社区权益通证),等到月底,GT的交易量已经达到了平台通证的前几名,团队心态变得完全不同。9月底PC、APP新版本优化迭代后,用户增速越来越稳定,这时bitget印证了之前的想法,之前的那些高墙壁垒其实都是想象出来的。

所以回过头来看,这个过程中数字资产交易市场从无到有,阶段的发展与竞争点都不一样,你很难说哪一点可以让你脱颖而出,哪一点会让你失去优势。

单从品牌竞争、产品体验、技术创新上来看,这个市场还需要更多全新的想象。

怕的就是你不敢,因为这个过程中怂的何止是交易平台,还有投资机构和投资者。

8月份,在北京一家媒体去拜访学习的时候,发现一家曾经在望京的交易所大门紧闭。

门口地上坐着几个人打量着来回的路人,逐个询问是否是某coin的员工,当你回答你并不认识这家公司时,他们甚至露出了怀疑的面孔。

你猜的没错,他们就是错进赌场的那批投资者。

8月27日,一位用户在发布了一篇名叫《FCoin:一个韭菜的血泪控诉》的文章,陈述了自己在2个月内巨亏70万的过程。

交易挖矿作为一个“模式”曾经一度被另外两个程序员肯定过。

不可否认,挖矿是一个好的营销策略,但它对于交易平台来说真不是一个好的“模式”,甚至可以说是不健康的。

本质上来看,“挖矿”更多的是Token发行的一种策略,FT走在百倍路上的时候有人用各种角度解读了它的成功性和合理性,却唯独没有解释它作为一个数字资产项目最基本的金融逻辑。

比如说:FCoin日交易额一度达到TOP10交易平台的总和,但倍增计划停止后迅速回跌,再次重启倍增计划又继续暴涨。

股市交易量反应市场预期与需求的变化,而这样的交易量既不能反应真实的市场需求,又不能沉淀真实的有效用户,那么它的行情逻辑此时就显得非常鬼魅。

平台类Token虽与普通项目,在应用场景与生态上有所差异,但本质上发行与应用的合理性并不会有区别。比如,你见过纽交所一天发3个公告去修改规则吗?

今天不懂金融的人做交易所,和当年不懂金融的人做P2P是一样的,前面有人讲P2P因为比区块链早了3年,所以失败了,但这是最大的谎言。

数字资产的本质是价值流通,无论今天在不同的地方如何争论他是数字资产还是数字货币,都不影响它会成为未来金融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和趋势。

为什么全球交易市场中,只有中文市场出现如此血腥的将投资者驱赶至赌场的现象?

究其原因币圈本就不是赌场,只是因为不懂金融的人把平台变成了赌场。

用户以为手上拿的是数字资产,其实是赌场筹码。以为自己是投资者,其实已经变成了赌徒。

再加上大佬们所谓的投资建议,就形成了今天300万用户的焦虑。

9月,bitget在国内组了一个小型的媒体见面会。

现场一位朋友提到,中国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大半都是程序员干的。查了一下还真是这样,不仅全是程序员干的,而且都是CTO干的。

前豆丁网CTO创办了OKcoin、前OKcoin的CTO创办了Binance、前火币的CTO创办了FCcoin、前火币的又一个CTO创办了ONEchain…

前火币CTO创建FCoin虽然创新性的提出了交易挖矿策略,但随之后面轰轰烈烈的“交易挖矿”运动不光是把FCcoin自身带入了深渊,跟随模仿的其它平台也陷入了死循环。

作为金融服务属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无论是前面的额外奖励计划,还是后面的长线持有者共赢计划,都完全背离了“交易”这个核心,刷单交易与虚假交易一样脱离实际市场需求。

而平台发行通证,几乎忽略了一个金融项目起码的逻辑性与严谨性,交易挖矿将FT以极端不对称的价值逻辑与发行策略流通到用户手上。

从公告频发到朝令夕改成为常态,漏洞百出在不到90天内就击穿了这套发行机制,用户随之陷进泥潭。

启发是,如果团队缺乏对金融深刻的理解和敬畏,且无法克制这场浪潮的诱惑时,会如何去火中取栗。

短时间内上涨超百倍、大量的用户陷入了“日日分红、长线看涨”这个“盲点套利”的假象里,而一个金融项目的基本逻辑和经济基本面,已经很少人会关注了。

著名的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希勒曾在《金融与好的社会》中写道:“金融应该帮助我们减少生活的随机性,而不是添加随机性,为了使金融体系运转的更好,我们需要进一步发展其内在逻辑,以及金融在独立自由的人之间撮合交易的能力”。

当你发现你的随机被别人操纵时,那么你看到的就肯定不是金融,你需要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赌桌中央。

而bitget,一开始是由一群骨灰级金融选手组成的。最初主要成员基本都是来自RBS、JP等顶级投行的风控、投研分析、资管组成了这家公司。

此外,bitget在硅谷也找到了非常优秀的互联网金融技术团队加入。这使其在3个月的时间里,开发投产了一套安全可靠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公测时就有不少早期的用户反馈,bitget是最近半年里唯一一个上线即有移动端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

现阶段,10月份合约交易与金融衍生产品的研发已经进入了尾声,bitget在产品发布前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优化和打磨产品。

相较于其他人,bitget多付出了一至两倍的代价,这让产品落地后快速争取到了用户的认可。

回到交易平台的竞争,思考去回答如何竞争的问题,其实只有赢才叫竞争,退场不算。

而赢的关键不在于既有的规模,也不在于交易量。挖矿运动进展到8月下旬的时候,新开的交易所即有挖矿第二日交易额破百亿的,但明显用户和市场已经不再关注这个虚胖的数字了,而bitget近期思考之后的观点如下:

1、越来越多的用户加入这个领域,市场将会出现更多的新兴数字资产管理与服务形态。

不同的风险偏好、不一致的认知水平、不同层次的投资需求是今天绝大部分交易平台高度趋同的业务形态与模式都无法满足的。熊市帮用户降低资产损益,牛市帮用户匹配收益标的,这些都是需要细分去做的事情。

2、用户潜在的需求是成为“专业投资者”而不是赌徒,就像你有一个朋友总是求助你帮忙寻找对象,你连续帮他推荐了多个对象后他仍然没有成功。这个时候你可能会发现,他的真实需求可能并不是缺少对象资源,而是由于不善打理自己的形象。这时你才会发现,他背后的真实需求是需要帮助他发现问题,并提升个人形象。同样,用户来到平台的显性需求是赚取收益,而背后的真实需求抑或是如何学会有效的投资,而不至于以赌代投。

3、无论大家是否承认,现阶段绝对数量的用户进场都是靠着已经进场的用户手拉手带进来的,一个新接触数字资产的用户给你火币或者Binance的网址后你真的理解怎么开始投资吗?先做什么、后做什么?怎么才能顺利拥有第一笔数字资产,完成一笔交易?这些都形成了数字资产市场最后一公里障碍。

今天拥有数字资产的人有300万人,但听说拥有比特币的人可能3000万不止。支付宝推出余额宝前有多少人从未理过财,买过一笔理财产品,而今天又有多少人又在微信的理财通里一键投资了理财产品。

在bitget上线的一周后,就决定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将三分之一的成本投入在产品体验优化上,只有当产品体验足够优秀时,才有能力干掉这只不客观的手,解决用户拥有数字资产最后一公里的障碍。

如果你体验过bitget的产品,会发现到今天为止,从产品体验层面上,至少已经与第一梯队的交易平台保持较小差距,而这个过程bitget仅仅花费了90天。

所以,bitget的slogan是:“帮助用户轻松拥有数字资产”。

这些理解归结到一起的重要意义在于,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竞争边界已经被业务形态、用户教育、产品体验等多维度的竞争已经击穿了边界,包括品牌维度。今天你将bitget与火币同时放到全新的用户面前,你觉得竞争的焦点还会那么明显吗?

当模式创新与技术创新需要齐头并进的时候,综合运营能力将成为下一个阶段竞争的核心要点,而这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