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挡破发魔咒:量子系173种代币136个破发

行情
2018
07/19
12:10
巴比特
分享
评论

昨日至今,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普遍上涨,熊市漫漫,这波上涨行情让持币者们终于松一口气。

但基于量子链发行的数字货币的持币者们,依然看不到解套的希望。

“这辈子是不可能了。”一位参与太空链(SPC,基于量子链发行)私募的持币者悲伤地说。

量子链成立于2017年3月,是一条在比特币和以太坊基础上改动后的公链,由币圈知名人士帅初(原名戴旭光)创立。

近一年来,量子链留给币圈的印象是“破发币”聚集地。先知币、太空链、清真链、海洋链,在量子链上发行的数字货币,大都在上线后跌破成本价,一些甚至接近于0。

2018年被称为公链元年,公链项目爆发。量子链在2017年初就已经布局公链,初期请了诸多圈内大佬站台,占尽了优势。但为何发行在量子链上的项目频频破发?

业内人士总结量子链上发行的代币,“概念天马行空”,“内涵充满想象”,比如迪拜王室站台的清真链、充满宇宙想象的太空链、先知币……

“看名字神秘莫测,高大玄幻,但怎么可能实现得了?”

李笑来说量子链是加了引号的“空气币”。

“这辈子不可能解套了”

经历大起大落的币圈人目前基本形成两个共识,一个是ZB交易所上的币质量“下滑严重”,一个是基于量子链发行的大都“严重破发”。

清真链是基于量子链发行,在ZB上线的币。

清真链(HLC)破发后,投了3000万的刘奇(化名)去找了项目方“维权”,不久之后,他竟然被项目方拉拢成了“自己人”。

这让刘奇成为朋友们的笑谈。

6月初的一天,刘奇的朋友打开清真链K线图,一段时间不看,清真链已经跌到了4毛钱。而仅仅几个月前,清真链私募热火朝天,刘奇和朋友以接近两元的价格抢着买到了私募价。

“我投了200万,现在你看,剩三四十万,不看了不看了。”刘奇的朋友瞄了一眼又立即关掉屏幕。

刘奇一开始认为被项目方割了韭菜,所以去找项目方了解情况。但中间不知道双方怎么沟通的,现在刘奇帮项目方做事。

朋友给刘奇发微信,“哥们,清真链卖了吗?”

刘奇回:“没呢!”接下来是一句发泄的脏话。

清真链是2017年11月基于量子链发行的代币,初期代币分发50%对外私募,私募价折合人民币1.6元左右。这远超正常项目的私募比例,

官方宣称,清真链致力于为全世界穆斯林实现清真食品、产品溯源。其在迪拜召开发布会,白皮书显示有迪拜王室站台。2017年12月,清真链募资还在币圈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一个做清真食品溯源防伪的链,只募集HSR(红烧肉)”。

而HSR(红烧肉)是币圈名人“火星人”许子敬主导的项目,火星人后来还帮量子链上多个破发币站台。经历了暴涨暴跌后,许子敬已经宣布退出币圈。

今年3月,清真链上线后跌到4毛,5月中旬,其突然给一家交易所用户群发短信称“与银川市成功签约”,币价瞬间拉升。但好景不长,5月底再次跌回4毛钱左右。

太空链(SPC)是另一个基于量子链破发的币,2018年初对外发行,发行价3元左右,其白皮书不仅涉及发射卫星,还声称上线币安火币等国内一线平台,短短几天时间曾募资10亿。

但太空链上线即破发,如今价格只有1毛6左右

7月18日,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普涨,多数炒币者欣喜,但太空币的持币群里,人们只能忘币兴叹。

一位太空币持币者告诉记者,受大盘影响,太空币也涨了一点,但涨到顶也才从1毛涨到1毛7。

“这辈子是不可能解套了。”他说。

其他群友提起太空链情绪也普遍比较激动。

“怕感染破发魔咒”

目前,量子链官网信息显示,基于量子链的Token已有173种,但这么多种代币,其中有136个持币人为个位数。

仅有21个Token持有人数超过4位数。其中最多的是FENIX.CASH,不到6万人。其次是做预测市场的菩提(BOT),持币人数仅有3万6千多人。

持币人数排在前几名的、人们所熟知的有做市场预测的菩提(BOT),专注文化产业金融化的墨链(INK),在太空探索领域寻找共识的太空链(SPC),横跨全球穆斯林世界清真链(HLC),做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Qbao(QBT),面向海洋经济的海洋链(OC),致力于链接人与一切数字资产的先知币(AWR)等等。

只是,查询现在的币价行情可以看到,它们全部为破发状态。

一位公链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目前大多数数字货币还是基于以太坊发行。量子链上的这些数字货币持币人数偏少,“持币人代表着共识圈”,说明量子链上这些币种还是共识圈比较小。

在采访中,多位区块链项目创始人表示,现在很多人发项目不敢上量子链,“怕感染破发魔咒。”

量子系的“资本巨网”

一个币圈量化交易团队的成员张宇宙(化名)告诉记者,基于量子链的代币价格曲线都有一个相似的抛物线,即发行之后迅速拉升,形成一个高点,然后快速跌下来,跌破发行价,再也起不来。“韭菜刚入场,跑都来不及跑。”

而这些代币发行之前,基本都会请圈内知名人士投资、站台。薛蛮子、李笑来、沈波、火星人等多次出现在上述项目中。

在上述共性之外,这些代币背后还有一个共性,量子链基金会、墨链基金会、硬币资本、蛮子基金会等多次出现。

经梳理发现,围绕量子链底层网络,量子链和这些代币之间基本形成了一张互相交织的资本网络。

量子链创始人帅初曾公开承认他投资了菩提和墨链,并为清真链站台喊单。此外查询太空链官网得知,帅初一直担任太空链核心团队成员。

墨链创始人唐凌则投资了先知币和海洋链,同时是清真链、QBT、太空链的顾问。

太空链郑作也是海洋链投资人,同时是墨链顾问。

7月初,传遍币圈的一段李笑来录音里,李笑来说量子链是空气币,后来又解释,“加了引号的。”

一位太空币投资者对记者说,量子链是不是空气币暂且不说,面对“量子系”这错综复杂的利益网,他感到无力,“感觉投资哪个都跑不掉,钱都是掉进少数人的口袋里。”

刘奇和他的朋友是驰骋币圈两年的投资老手,如今也被困在量子系的这张网里,动无可动。

(来源: 巴比特)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