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星、李笑来、玉红互怼背后的真相

深度
2018
06/13
18:07
链研所
分享
评论

科技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撕裂。

近日,围绕EOS主网上线展开了一轮又一轮堪称史诗级的口水战。陈伟星、李笑来、玉红等行业大咖被卷入其中,他们有的被尊称为区块链教父,有的被人推崇为区块链布道者,有的被视为区块链信仰者,站在他们背后的各方势力使出浑身解数,攻击彼此软肋,一场群体性的口水大战热闹上演。

在许多外界人士看来,币圈是由一群伪善之人把持的小世界,他们以区块链之名构建了一个个利益圈子:割韭菜时,他们抱成一团,相互站台;分割势力范围时,他们彼此撕扯,直击下盘。扯开其华丽的外衣,露出的是贪婪的本性。

而争议的各方当事人认为,自己站在技术应用、技术伦理、技术安全、技术趋势的立场在阐述自己的观点,并无割韭菜的动机,至于人身攻击,那是在维护正义。

作为围观者,我们陷入“post-fact”(后事实)争论当中。互联网时代,阴谋论、假消息和小道消息横行,人们的言论更容易受到情绪的影响。有情绪的争论难以有共识,继而形成撕裂的世界。

我们永远无法唤醒一个装睡的人。装睡的人相互撕逼,意味着双方根本放弃了和解的愿望。口水战的各方似乎都有理,但人们更愿意相信“事实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们到底因何而吵?

EOS有坑

很多公链都宣称自己是区块链3.0,其中EOS呼声最高、声浪最大。这与其开发者Daniel Larimer(人称BM)的经历有关。

2009年,工程师Daniel Larimer开始开发数字货币,但发现比特币之后,他放弃了原来的想法并参与比特币的推广。2010年,Daniel Larimer在Bitcointalk论坛上发帖吐槽,比特币一次确认交易要花十分钟。中本聪回复他,你看不懂我也懒得和你解释。以太坊出现后,Daniel Larimer也怼过V神类似的问题,V神的回复也很霸气,也是一种“你没懂我的想法”的意思。

自2013年以来,Daniel Larimer进入开挂模式,连续开发了Bitshares(BTS),Steem和EOS(柚子),其中EOS是ICO规模最大、时间最长、融资最多的区块链项目,融资额高达40亿美元,远超第二名Telegram的17亿美元融资额。

这个被Daniel Larimer寄予厚望的公链,承载着他对公链的所有想法,他在白皮书中承诺“EOS的TPS可以每秒达到百万次的速度”。在EOS社区中,他创建了自己的ID——Byte Master(简称BM),比特大师。他立下雄心壮志,声称要取代以太坊,成为下一代公链。

项目公开之后,EOS饱受争议。随着主网上线日期临近,EOS陷入巨大的舆论漩涡之中。支持者认为EOS代表了公链的最高技术水准,能彻底解决比特币、以太坊的交易速度问题;而反对者认为,它的共识机制DPoS违背了去中心化的初衷,将导致社区分裂、滋生腐败。

两派阵营背后都站着大佬们,挺柚派不乏李笑来、薛蛮子、王峰这样的大佬,倒柚派更包括陈伟星、玉红、左鹏这样的领袖。他们唇枪舌战,从三点钟群一直闹到微博上。

其中,尤其以陈伟星与李笑来的互怼最为激烈,陈伟星称EOS为“行业毒瘤”,甚至爆料李笑来对外欠3万个比特币,并赌博洗钱。

媒体也开始站队,链得得创始人赵何娟选择与陈伟星站在一起,并联手发起了“透明计划”。金色财经创始人杜钧则认为EOS对区块链落地进程有着巨大贡献。

为EOS带来致命影响的是,技术的漏洞。在主网上线前夕,黑客控制了Block.one的Zendesk(客户服务软件)账户,并且发送了大量的钓鱼邮件迷惑用户。随后,360宣布发现EOS的“史诗级”漏洞,并宣称该漏洞可完全控制虚拟货币交易。消息一出,EOS价格暴跌7%。接下来的一周,EOS被发现的漏洞数量甚至上升到12个。这些致命的漏洞,导致EOS推迟了主网上线日期。

比这更为严重的是,EOS的硬分叉风险。

众所周知,在去年比特币轰轰烈烈的硬分叉过程中,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扮演了关键性角色。比特大陆掌握着全球比特币矿池60%的算力,在算力方面一家独大,让吴忌寒有能力影响比特币的命运。他凭借自己拥有的算力,强行拓展区块容量,实施硬分叉,并创建了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BCC)。由于比特币采取的去中心化架构,并未对投资者产生致命性影响。

2017年6月,在EOS官网上发布了一份广大投资人“事先约定”协议,协议明确注明,EOS所有代币募集的资金都归其开曼公司所有;EOS代币的任何问题,官方都不承担责任。

尽管EOS的支持者认为发布此协议,是为了合规,但从法律上看,却将风险留给了数以万计的投资人。陈伟星在朋友圈坦言,“EOS募集了40亿美元钱归他们自由支配,不承担任何对项目的责任。”

目前,竞选21个超级节点的机构及个人已经超过了100位,包括薛蛮子、王峰、老猫等大佬及温商财团等。作为回报,EOS每年将最多增发1%来奖励这些超级节点,按目前价格来算,每个节点将获得3000万元奖励。

主网的上线,只是揭开了一个序幕。接下来的好戏是21个超级节点的竞选,这一投票过程需要花费1.5亿个代币。只有21个超级节点被全部选出,EOS主网才能正常运作。这又将是一场大戏。

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曹辉宁认为,“BTS的11个超级节点早期运营基本是BM说了算,现在,EOS这21个节点很容易形成小圈子腐败”。

如果EOS的21个超级节点以安全为名、利益博弈强行硬分叉,那么募资来的40亿美金将何去何从?那些买币的普通投资者利益如何得到保障?很难说挺EOS的大佬们动机如何,不过值得警惕的是,一旦他们竞选上超级节点,难保恶之花不会绽放。

另一个潜在的风险来自于BM本身。2013年以来,BM虽然一手开发了Bitshares、Steem,但分手并不都是愉快的。尤其是离开Steem,BM连股份都不要,留下简短的辞职信就走了。期间,他还发生了一次离婚事件,他被前妻扫地出门,净身出户。显然,BM是一个性情中人。如果类似的任性事件再发生一次,EOS的广大投资者利益将置于何处?

更坏的情况是,假设有一天BM、21个超级节点集体作恶,疯狂的洗劫行动就变成了正当行为。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全球性的大震荡不可避免。

核心的问题,是谁来监管的问题。EOS为我们展现出了巨大的应用前景,但在机制上、监管上却处处是坑。

EOS能战胜以太坊吗?

如果比喻公链是一条高速公路,那么衡量一条高速公路是否有价值,在于有多少辆汽车在上面行驶。在过去一年里,打着区块链3.0旗号的公链层出不穷,除了EOS,还包括NEO、Cardano、Qtum、ICON、Penta等。它们都希望与以太坊一争高下,成为去中心化的应用平台。

据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25万名开发人员参与到以太坊社区之中,而在世界排名前100的区块链项目之中,有94%都是在以太坊网络之上发布。除了比特币、瑞波币、比特币现金和莱特币之外,绝大多数加密货币和代币都建立在以太坊协议的基础之上。

业界的一个普遍认知是,如果没有庞大的开发人员基础,根本无法构建优秀的应用程序和产品。如果EOS无法吸引到大量的开发人员,EOS要替代以太坊将会成为一句空话。

EOS能取代以太坊,成为新一代高速公路吗?未必。主网上线之后第3天,EOS投票比率才仅为3.3478%,距离目标投票比率15%还有很大的差距。显然,围绕它而产生的各种争议,影响到了投资者的热情。这也势必会影响到开发者的积极性。

从应用层来看区块链,我们看到了早期移动互联网的影子。移动互联网萌发阶段,各大手机厂商不遗余力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诺基亚、三星等厂商花费了数十亿美金,依然难有建树,最后不得已之下,哪怕是把巨额研发费用打水漂,也要投入安卓系统的怀抱。原因只有一个:得开发者得天下,没有程序员愿意在其操作系统开发App,什么都是白搭。

区块链世界,依然如此。领先一步,等于领先百步。如果把比特币比喻成IOS,那么以太坊就是安卓系统。如今在以太坊已形成25万名开发者的生态,让他们改弦易辙,换一个生态,其转换成本何其高也!

知名加密货币研究员Kevin Rooke认为,庞大的资本已不足以构建一个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生态,“以太坊的潜力只能通过成功的Dapp来展示,如果开发人员全都离开了以太坊,那么无论以太坊的体系结构和技术多么优秀,它都会失去价值。”

这条规则也同样适用于EOS。如果没有杀手级的Dapp出现,EOS的命运堪忧。由于Block.one团队已经表明不会参与主网上线以及后续的开发进程,这21个超级节点必须确保引进开发人才,提供基础设施和孵化资金,以建立EOS生态。这意味着这21个超级节点,必须同心协力,打造一个开放、透明、共享、共赢的生态。

开发者更在乎去中心化、公平,还是更在乎效率、速度?至少从目前来看,他们是拥抱去中心化与公平的。如果在乎效率,他们何必离开微信生态,投入到一个陌生且充满风险的科技领域?

对EOS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吸引开发者,构建一个完整的生态。可惜的是,围绕它产生的种种争议,或多或少会影响到开发者的热情。至少,倒EOS的一派,不会参与到生态建设中来。

比如评价EOS为空气币的玉红,模仿EOS建了一条XMX的公链,而陈伟星则建了一条打车链,号称是打造区块链应用的“样板间”。当然,他们在怼EOS的同时,不排除有流量碰瓷、有割韭菜的动机。

目前,以太坊的开发框架Truffle下载量已超过50万,即使是在2018年的熊市,开发者的兴趣也与日俱增。这从侧面说明,目前以太坊并没有被替代的风险。

得开发者得天下,EOS与以太坊的对决远还没有到来。

(来源:链研所)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