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堂跌落的90后创业者们,能借着区块链卷土重来吗?

行情
2018
03/24
22:32
歪道道
分享
评论

2000年左右的全球互联网泡沫,曾经是美股和互联网公司的“地狱”,而现在区块链的虚火也有可能成为一代人的梦魇。

作为具有变革性价值的底层技术,鼓吹者经常拿区块链和90年代互联网萌芽时期作比较,这点不可置否。但从去年年底ICO隐隐爆发到如今区块链“浴火重生”、更胜往昔,这一被追捧为价值互联网的技术风口,制造大量泡沫所需要的时间仅仅不到半年,而第一轮互联网危机自1994年Mosaic浏览器及World Wide Web出现,酝酿时间长达五六年。

在这段时间内,互联网网络基建、入门网站、工具软件已经成形。这就不难想象,若是区块链在未来一两个月内膨胀破裂,这一行业估计所剩无几。

当然,及早抽身、能活下来的就真的有可能和当年的BAT一样,拥有更多的机会站稳脚跟,这估计也是这一批批涌入区块链的80、90后所想。

不过还有更为现实的另一面,正如一个段子所说:“你们把几千成本的房子搞到10万一平,那我们就把一串串数字10万卖给你们,”所谓争夺生存价值和话语权的机遇,对他们来讲正在眼前。只是值得探讨的是,这究竟是谁的机会?

失落的90后创业明星们,靠区块链杀回来了

去年年初的时候,我在《从一路鲜花到嘘声不断,90后创业潮已宣告死亡》一文中认为, 90后创业者们已经从天之骄子变成了上帝的弃儿,那些创业明星们也已经暗淡无光。

到了去年10月,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和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之间的“隔空论战”,令沉寂许久的90后创业明星再次进入舆论视野。但这场因公款开销引致的相互指责,却为已走下神坛的第一波90后创业者,划上了一个更加难堪的句号。无论孰是孰非,这一次创业高潮的惨淡落幕,在外界看来都是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共同失败。

不过故事发展到这并没有完全结束,借着比特币和区块链的风口,有一部分90后已经回归。

备受争议的孙宇晨就是其中之一。也许很多人都快忘记了他和马佳佳还曾喜结连理,在众筹平台向全社会征收“份子钱”,如今“新娘”几乎杳无音讯,“新郎”早已有了新女友。

孙宇晨比马佳佳幸运的是,“90后创业热”兴起时,他的创业项目就已经和区块链挂了钩,创业潮退后,他顺其自然地创建了第二个项目—波场TRON。从2017年12月中旬开始到2018年1月5日,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孙宇晨发行了1000亿个波场币,随后抛手60亿个波场币套现近20亿元人民币。

瞧上区块链不止孙宇晨一个,口袋兼职 CEO 和极豆资本创始合伙人张议云,也曾是创业潮中的佼佼者。虽不如其师兄余佳文“一言惊人”,但当初组建团队时,他订立的“不招学霸,只招学渣”的原则,也博取了不少关注度。今年1月份,张议云的人力资源信用区块链项目CTEChian,获得了数千万元人民币投资,薛蛮子以数字货币的形式参与。

当然,并不是投身区块链的90后创业者都如这两人一般幸运。上个月,有一个据说身价上亿的90后区块链交流群成立,区块链投资人王凯歆的名字赫然在列,虽然无法得知这位神奇少女何时进入了币圈,但被徐明星直指诈骗一事,还是令外界怀疑其私募渠道是否靠谱。

第一代90后创业者借区块链“新生”,虽各有争议,但这种接力或许也可以算是创业潮留下的火种。

与此同时,区块链全民参与的热度,令其也悄然成为又一批90后创业或就业的最佳选择。比如,纸贵科技创始人唐凌和ONO创始人徐可,前者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版权产业链工具提供商,后者正在研发首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泛社交应用App“ono”。除此之外,区块链自媒体的广泛崛起,也使得不少90后风生水起。

只是,有些区块链自媒体与数字货币交易所、区块链投资人的利益关联,导致它们正在成为配合炒作的工具,其中金色财经、币世界就在前几日被人民网点名批评。

第一波90后创业潮时,马佳佳们擅长的是自我包装和炒作,充其量也不过是博取关注度以吸引投资者,而现在做区块链自媒体的有不少是90后,他们为庄家发币造势、拉升币价,“敛财”的背后莫不是万千韭菜的心血。

90后炒币80后收割,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国互联网浪潮是在20世纪90年代,所以目前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普遍是70后甚至60后。而80后第一批进入移动互联网,由此也涌现了不少创业成功人士,比如程维、张旭豪、张一鸣等等。细数近几年的互联网风口,区块链或许真的会是90后遇到的最大时代红利。

有媒体对区块链职场人才进行了深入调研,调研显示,具备1-3年工作经验,2015-2017年毕业的93后已经属于区块链职场的第二梯队。而且据一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内部人士透露,数字货币投资者的年龄多集中在25-35岁之间,甚至有相关人士指出,当下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人正是90后。

不过,币圈一天,人间一年,持币的90后在年后大多都患上焦虑症。一夜暴富的感觉多少有点不真实,更关键的是,他们惧怕被区块链甩在同龄人之后,再也没有一席之地。

这些经历恐怕也令曾经身先士卒的80后炒币者感同身受,但现在借助这次区块链的全球热捧,其中很多人已经完成了质的跳跃,从一个起起伏伏的炒币者,摇身一变成了实质收割者。无论是数字货币交易所,还是挖矿组织的把控人,他们获得的利益远比90炒币或投身区块链项目来得实际。

甚至可以换句话说,90后炒币要么沦为韭菜,要么收割韭菜,而80后更为高明的是将“镰刀”挥向90后。

8月22日,孙宇晨的波场TRON在币安平台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12月19日,币安持续为这个项目添柴加火,推出营销活动,累计波场币交易量排名前一二名的用户,能够获得莎拉蒂和奔驰的奖励。

2

可以说,这两次联合币安给TRX带来的拉升,直接助长了孙宇晨套现成功,但这背后不仅仅是一个90后创业者的逆袭,更大的受益者或许是币安。

从百度指数可以看出,这个去年7月份刚刚上线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仅用6个月的时间就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之一。而它的多次发展高潮都和波场TRON抢购活动的时间相近,换句话说,波场项目成了币安疯狂成长的试炼所,孙宇晨的成功也只不过是币安的一个助推器。

至于币安背后的投资人更是受益匪浅,比如80后泛城资本陈伟星。

这一场利益纠葛下,孙宇晨跑到美国后开始洗白,可国内对他的质疑此起彼伏,与此同时,币安早已安全转移到日本,凭借营销、时机和技术继续稳坐它的行业地位。有人说波场是币安最大的污点,但如今的币安还会在乎吗?

何一、徐明星、吴忌寒、李林、陈伟星,这一众80后创业者在区块链的热潮中已然成了新的业界大佬,他们构建的商业堡垒远比炒币牢固。

区块链大火,但古典互联网人可能会笑到最后

这几日,徐明星的一番话,似乎令风向变了。

在周小川发言的那天下午,徐明星在员工群里表示称,“OKcoin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随后投资人蔡文胜表示支持。一时间,这位“马云信徒”被推上风口浪尖。

紧随其后,国际数字货币市场也风起云涌。日本金融厅(FSA)在近日向7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发出了惩罚通知,美国法院也作出了对比特币交易所的监管判决,韩国、欧洲等地纷纷对发起对数字货币监管行动。

徐明星的认错,可能只是一个不可捉摸的开始,但一直扛着“去中心化”大旗的区块链,真的错了吗?又或者仅仅是监管之下的态度妥协?

去中心化一直是区块链鼓吹者对颠覆现有商业模式的最大想象力,自然也被众多80、90后看作是越过BAT控制的一次最大机遇,但现在去中心化渐趋成了一个伪命题,这盆冷水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站在技术的层面,区块链推崇信任的绝对性,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实现去中心化。但是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仅仅是没有实际场景应用的竞相追捧,就令区块链泡沫无限膨胀,这时对区块链的认知,如果再单纯从技术层面分析,就相对片面了。

就比如,鼓吹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自己就日渐成为一个中心。它们一手制定发币规则,又一手包办监管的各大交易所,同时又借用头部自媒体为自己造势炒作。这还仅仅是个开始,未来即使有可能瓦解BAT等巨头对于网络数据的垄断,所形成的不还是一个个新的中心吗?而一旦一个中心形成,必然会选择扩大这个中心的辐射范围,这是人性逐利的必然。

中本聪不信任银行,所以创造不经第三方之手的比特币,可现在币安的黑客事件也有可能令持币人不再信任交易所。这样与其相信一边炒币一边掌握交易的投机者,或许还不如依赖互联网巨头的口碑。

据吴晓波所说,当今全球的比特币炒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比例占到了85%,八成的比特币资源掌握在5%的大炒家手上。在他们面前,80、90后可能只是“小虾米”,何谈颠覆?

或许互联网终究还是“古典互联网”人的。

来源:歪道道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区块链 创业者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